天狗和桂兰,天狗原著(天狗老婆)

四季为柄,闻鸡而舞年年有,万物蓬勃,万物皆春,马争春,有一年多为东风解冻春,天下各行各业欣欣向荣,春暖花开,五谷丰登九州且风景秀丽,五福江山不老,国泰民安竹报是在三多里报道的,祖国,长春, 这个春风是骄傲的,诗词书法门是第一家庭,春节是充满幸福的,唱歌,跳舞,跳舞,一帆风顺,过着小康生活,在吉祥的日子里,龙凤舞是一派仁义,小草迎着春天,月亮是圆的,袖子是凉的,春色是一元的,山是绿的,水是美的,七对聪明的夫妇是有福的, 人在对的地方,三只猪去三星拱屋,三通,中国,瑞士,五个夜晚,春天来到天空,四根柱子,两个系统,邦兴八方秀,五星灿烂,六只动物欣欣向荣,一室明亮,四海充满欢乐,和谐,扬帆迎春,丹青焕采台,鹏戈归雁将归位辞职, 寒漠芬芳的春天将是一年中的第一年,即使在这个世界上一个英雄的精神——曲迎春将调整梅花在花中第一,坤锦绣春三杯,祝福歌江山永恒显示,云和云将打开锦绣万里春,温暖的太阳和月亮,新的植被将得到一个新的面貌,九州气象,新的四个现代化,和春风将吹大地的寒风。 去九州万里春树充满了人们的美德和政治,随着春天的到来,数以千计的分支和美丽的财政资源,和所有的国家的人民是有福的去万木宿春色,世界充满了人们的财富,无忧无虑,天空充满了生机和活力,它是一个摇钱树,轻烟和芬芳的草,土地充满了春天和节俭,它是一个聚宝盆,小雨杏花村, 祖国山川壮美,阳光灿烂,春天常驻在潮阳成渝侨乡,气象新人和福永留志,风吹千树茂,雨打碧绿,山川秀美,雨露润泽,花开芬芳,杏花喧闹在国家的统治下,科技将财富带到碧水, 流新韵花随春,送九州开泰云青山笼福从到春华连天碧柳眼,凝眉绿目,赞美楚阳的老春花遍地,红桃和双颊,映红了大海,欢迎多福春九洲花似锦春暖花开,笑靥如花,美好的日子,美好的日子,美好的诗篇在武陵,像云朵,鞭炮齐鸣,欢乐的声音无处不在,没有春风。

从行政区划、地理位置和方言划分来看,安庆方言区的县域不仅处于皖、鄂、赣三省交界地带,而且处于几大方言区的边缘地带。西部的宿松、岳西、太湖三县与湖北的黄梅、英山三县接壤,与湖北最具特色的“楚方言”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南部的望江和宿松的一部分与江西彭泽县隔江相望,而长江以南的东至县大部分被江西省的地域所包围。这一地区的“赣语”特点明显。北部、东部、东南部的岳西、千山、桐城、阜阳、贵池、安庆与霍山、舒城、庐江相邻,或位于长江两岸。这些地区大多受到江淮次方言的强烈影响。因此,该地区的方言不仅包含了楚语、赣语和江淮方言的一些特点,而且还与各种方言相混合,形成了该地区独特的地方色彩。根据语音、词汇和语法的特点。对比描述如下。读音1,辅音1,共同点1是古健系二等字的读音。见古制之母谢蛇口二级官话读舌面音[t,th,],区内所有方言读舌根音[K,K,x1]。比如;还是什么?T-K家,文件夹,中介,解决方案,街道,地窖,角落,房间和讲座。敲击、嵌入、挤压、确认、刷洗、引导。-X夏,虾,盲,鞋,蟹,管辖权,限制,苋菜,花园,脖子,巷,咸。英语口语中这类词较多,如“江(一北)、洪、焦(一书)、觉(一困)、晓(代一)、嗅”都发声母[K,K’,x]。它是两个零首字母的区别。“疑似母亲”、“影子母亲”和普通话发音为零声母的地区的方言发音为鼻音声母[N]和[?】,普通话没有这两个首字母。如古代疑母的“我、饿、假、牙、咬、岸、雁、昂、鄂、硬、障”和古代影母的“袄、瓯、申、暗、鸭、压、驱、安、案、滚、郡、恩、污、恶、恶”。另一部分字疑古母,如“鱼、语、艺、仪、业、严、研、砚、扬、虐、瑶、谚、言、言、易、易、易、余”等。普通话也是零声母,全区各县都在舌前加了浊鼻辅音[?]作为声母。此外,其他属于“疑”和“影”的词,如“吴、吴、吴、围、卫、卫、洼、挖、打、宛、扬、应、用”等。与北京的相同,仍然分别读作湖口湖口湖口的零首音节。个别单词如“I”,有的县发[N]首字母,有的县发[?]声母,少一些数字如“艺术、乐器、鱼”等。其他县读【?】声母方面,安庆、桐城、阜阳、贵池等地已与普通话相近,读零声母。音节鼻音辅音:该地区每个县都有两个鼻音辅音,它们本身就是音节,一个是舌尖上的鼻音辅音[a n],即“you”音[a n],而“you”则称为[a n状态],另一种是带唇的浊鼻音辅音[m],贵池县称“妈”为“母妈”“母”音[-m]。t?2.第一个区别是浊声母的送气音是赣方言的影响。古浊辅音是“合并、定、跟、清、惜、组”的浊辅音,发音为[p,t,k,t,t?ts]未送气的首字母。东至、宿松、岳西、怀宁、太湖、望江、千山的大部分县都是送气发音,这是赣语的语音特点,反映了赣语对各县的影响。但“赣榆”是一个古浊声母,送气音不分历年在各县都发。比如在赣语中,送气音“巴、棒、毒、滴、跪、举、解、累、封、皂、昭、祝、本、保、腹”要发音。至于贵池、桐城、济阳、安庆,完全没有这样的语音痕迹。此外,在东至、太湖、望江等县的部分地区,还存在零星古文字声母由[1]变为[t]的现象。

比如如东至县澧安乡,“梁、梁、梁、梁、梁、梁”的声母发音为[t],而太湖、望江发音为[1i]为[ti],“李”发音为“地”,“李”发音为“这里、城里、家里、晚上”其次,[1] [n]是江淮方言的影响。[1]和[n]的混合是北方方言中常见的现象。普通话[

1、n]不混,江淮次方言[1、n1不分。贵池、桐城、dA阳、安庆市,基本是[1、n1不分,有[n1无[1],[1]念[n],“老”念“脑”,“兰”念“南”,“流’’念“牛’,,“了”念“乌”;怀宁、宿松、岳西、望江基本上[n、1]不混,表现为细音不分洪音分,即南7E兰,宁76陵。 江淮方言的另一影响表现在舌尖后音[t?、t?‘、? ]与舌尖前音[ts、ts‘、s],以及舌面音[tþ、tþ‘、þ]的分混。这三组音的分混本是北方方言的内部特征,但在区内,这三组音的分化混合情况与北京音不一致,而且各县之间也互有差别,并分别影响到韵母,情况比较复杂。 二、韵 母 1、共同点 韵母的共同点主要表现在合口韵变化的一致性上,合口韵的变化及其多寡,这是北方方言的内部分歧,区内各县表现了相当的一致性。如: 丢失[u]介音,普通话中的[uo、uon、uan、uei ],多数在方言中丢失韵头[u]后变成[o、on、an、ei]。女口“多、罗、锅、火”念成“[to、1o、ko、xo]’’;“端、团、暖、官、宽、钻、算”等字,韵母由[uan]念为[on];“敦、吞、论、尊、村、孙”的韵母由[u«n]念为[«n];“堆、推、最、翠、碎”的韵母由[uei]变为[ei]。值得一提的是,[1、n]与[ei]相拼的音节,区内有些县又把[ei]念成[uei],加一个[u]韵头,如“内、类、雷”等字。 [u]韵母变[«u]韵母,古遇摄合口一等字普通话念[u]韵母的,区内多数县念[«u]。如:社=豆,图=头,炉=楼,祖=走,醋=凑,苏=搜。只有贵池、东至、望江例外。 2、不同点 一是[“] 及 [“] 一类韵的存在是湖北“楚语”的典型特征。韵母中有一系列[V]一类韵,这本是“楚语”的特点,“楚语”通行地域在湖北东部黄冈地区、孝感地区共2o余县。这一地区的黄梅、英山与本地区的宿松、太湖、岳西连成一片,楚语的这一特征也由此渗透到安庆地区各县。表现在普通话以[y]开头的撮口呼韵母和以[u]开头的合口呼韵母都念[H]及[4]一类韵母。宿松、岳西、潜山、桐城,几乎有楚语 [“] 一类韵母的全部。如“女”念成 [“],“朱、除、书、儒、居、区、虚、鱼”的韵母也是 [“],“抓、刷”的韵母念[“a],“揣、帅”的韵母念[“ai],“决、缺、说”的韵母念 [“Q],“迫、吹、水”的韵母是[“ei],“专、川、拴、捐、圈、冤”的韵母为[“an],“庄、床、双”的韵母念 [“ag]。桐城、机阳无后鼻韵母,但有入声,“竹、出、木、域”的韵母为 [“«]。除以上各县外,与桐城交界的怀宁、机阳以及东至、贵池等县,也或多或少存在[“]一类韵母,或在口语中[y、u、“]相互替代。 二是从前后鼻音韵尾的分混可看出江淮次方言的影响。安庆地区古深摄、臻摄与古曾摄、梗摄字读音混同,即北京音念[«N、iN]的后鼻韵母字,地区各县一律念[«n、in]韵母,这是江淮方言语音特征的最突出集中的表现。如针=争,深=生,根=耕,陈=程,森=僧,韵都是[«n]金=京,亲=青 心=星,彬=兵,频=平,民=名,林=玲,韵母都是[in],即常说的[«N、eN]不分,[«n、in]不分。除此之外,安庆、桐城、贵池、枞阳等地,古山摄、宕摄的读音也不分,即北京音念[aN、uaN]韵母,这几个地方念[an、uan]韵母。例如:邦=班,庞=盘,当=丹、桑=三,张=詹,荒=欢,光=关。更例外的是桐城、枞阳两县,没有普通话的全部后鼻韵母,除没有上述后鼻韵母,还没有[uN、yN],如“崩、风、冬、通、农、工、空、轰、中、冲、松、窘、琼、凶、用”等字的韵母,都念成[on、un、yn]等前鼻韵母。前后鼻韵母不分,这是江淮次方言的典型语音特征。 三是有儿化韵的存在。安庆地区的贵池和安庆两地有一个体现北京语音特色的“儿化韵”。虽然作为后缀的儿尾卷舌程度与北京稍有不同,能“儿化”的韵母也比北京话略少一些,但儿化韵母的数字仍然是可观的。如: [a]–竹榻儿、大个马儿(大个子)、小刷把儿、大家马儿大家骑。 [o]——扑灯娥儿、山歌儿、大家伙儿。 [þ]–铁订壳儿(形容很硬的东西)、角儿、逗大脱儿。 [i]–地儿菜(芳菜)、花生米儿、饺子皮儿、小大姐儿。 [u]–壁虎儿、蹄箍儿(猪的肘关节部分)、顶针箍儿、拨浪鼓儿。 [y]–小雀鼠儿(贵池)、眼睛珠儿(贵池)、温吞驴儿。 [11–油糍儿、算盘子儿、挖子儿(一种游戏)。 [ai]–烟袋儿、瓶盖儿、小菜儿。 [ei]–风车儿、小妹儿。 [au]–山芋爪儿、丝线绦儿、坟包儿、茭(音高)儿菜。[ou]–促寿儿、能豆儿、急猴儿、土狗儿、挑头儿、鸡毛帚儿、四牌楼儿。[au]–场瓢儿、画眉乌儿、饺儿、挑儿(小勺)、针抄儿。[on]–粘米团儿、鸡蛋黄儿、当官儿。[uN]–活龙儿。 ’ 至于运用鼻音韵尾字取名字的那些字,都能变为“儿化韵”。如:兰儿、平儿、珍儿、强儿、红儿等等,这既是北方话和北京音的明显标志,又是安庆地区向共同语普通话靠拢而应加以保留并进一步规范的可贵的语音现象。 韵母部分的语音特征,有湖北“楚语”的特色,有江淮次方言的特色,但都是北方方言各次方言间的分歧。 三、声 调 1、去声分阴阳的六个调类 宿松、岳西两县去声分阴阳,有入声,共有阴乎、阳平、上声、阴去、阳去、入声6个调类: 阴平:丁、方、知、诗、梯、刚 阳平:朋、承、穷、移、时、仇 阴去:半、替、控、臭、舜、意 阳去:馒、洞、认、共、论、用 上声:猛、体、孔、整、五、忍 入声:木、督、谷、触、惕、失 2、去声分阴阳的五个调类:怀宁、望江、太湖、潜山4县去声分阴阳,共有阴平、阳平、上声、阴去、阳去5个调: 阴平:妈、方、天、高、诗、山 阳平:乎、同、虫、人、文、才 上声:古、口、手、比、老、有 阴去:抗、唱、怕、发、日、借 阳去:共、阵、备、杰、浊、白去声分阴阳,这在省内、区内都属于较为特殊的语音现象,这一特征又与“楚语”完全一致。3.去声不分阴阳的5个调:安庆市、东至、贵池的声调是5个,去声不分阴阳的,有入声:阴平:刚、知、专、尊、丁、边阳平:房、田、穷、平、才、寒上声:古、短、手、比、九、女去声:正、大、共、树、到、汗入声:八、尺、舌、局、即、竹 贵池城关,除入声外,其余4个调类的调值与北京音十分相近。贵池城关音家有“小北京”之称,与调值跟北京音相近关系极大。 4、去声不分阴阳的六个声调桐城的声调为6个,与宿松、岳西不同的是去声不分阴阳,入声却分高低,也是6个调类: 阴平:诗、梯、衣、方 阳平:时、题、移、房 上声:使、体、以、反 去声:世、替、义、范 高入声:发、达、麦 低入声:轴、熟、续 桐城入声字中的一部分还带有一个特殊的边音韵尾[1]。 枞阳与桐城的声调,在调类与值方面大同小异,也是6个调类,部分乡也有高入声与低入声之分,入声也带[1]尾。 声调方面,安庆地区与其它方言相比较而言,去声分阴阳,这既是赣语的特点,也是楚语的特点;赣语有入声,怀宁、望江、太湖、潜山无入声;赣语入声收[一t]、[一k]尾,区内的入声都收[?]尾,表现了参差不齐的情况。 安庆地区处于“赣语”、“楚语”和“江淮次方言”的围绕之中。建国40年,上述诸方言在交流中相互融合、相互渗透,各县都或多或少受到影响。由于语言本身发展的不平衡性,又由于“赣语”与“楚语”的特征本来就不突出,加上改革开放的影响,人员的流动性大,普通话势力的扩展,方言语音自然处在不断变化之中。这样,有的地区“赣语”色彩浓些,有的地方湖北“楚语”标志明显些,有的县市“江淮次方言”的特征更突出些,这些只是综合影响下的侧重点不同而已,不可能在其中划出十分明确而又截然分清的分界线。但由于普通话的推广,教育的普及,共同语北京音通过宣传媒介的熏陶,隶属北方方言的江淮次方言的特征逐步在区内扩大,呈现出大面积江淮方言语音的一致性。这种方音特点的消磨而向共同语发展,有力地证明了方言向北京音靠拢的趋势。词 汇 安庆方言词汇干差万别。有的与普通话不同,而在区内是一致的,如“太阳”都叫“日头”;有的与普通话不同,各县之间也不一样。如“小孩儿”一词,安庆人叫“小伢〔Na]子”,潜山、桐城、枞阳人叫“小伢儿”,望江、岳西、太湖、怀宁人叫“小伢”,宿松人叫“滴滴伢儿”,贵池人“小妹[mi]”、“小把戏”。有一些词只流行于一个镇甚至一个乡,在部分地区并不通用,但表现了方言词汇的多彩多姿和区域特征。归纳起来分析,主要是在词形和词义两方面存在这样或那样的差异。 一、词形相同,词义有别 1、词义扩大 安庆方言中有一些词,从词形上看,与普通话完全一样,但从词义上看,它比普通话概括得更广些,包含的内容更丰富些。 窿 这个字在普通话里不能独立成词,它只能与“窟”组成单纯词“窟窿”,表示为“孔、洞”的意思。区内方言中,“窿”与其它词组成的词语,表示了比原来意义范围大得多的意思如: 鼻一、耳朵一(孔——小洞) 鞋一、刺案一(里面——洞状) 衫袖一(袖筒——衣服的筒状部分) 胁胳一(腋下——凹进去的地方) 被一(被窝——叠成长筒形的被) 锅一(锅膛——器物的中空部分)驮 普通话中只有“用背负载”一个意思,区内方言也扩大了,结果有: 挨:一打、一骂、一批 借:一债、一钱、一高利贷 承受:一霉、一名声巧 除有“灵巧”的含义外,区内方言还有“便宜、价钱不高”的意思。如:“~卖了“,“那里贵些,这里~一些”。老板 普通话有“(1)私营工商业的财产所有者,(2)掌柜”这两个意思,区内方言再加一个“丈夫”的意思。2、词义缩小 这一类词从字面上看也与普通话一样,但词的含义却比普通话的内容狭窄些、单一些、缩小些。如: 席子 普通话指“用苇蔑、草等编成平片的东西,用来铺炕、床、地或搭棚子等”。区内方言铺的草席才叫“席子”,苇蔑编的叫“芦席”,竹蔑编的叫“竹席”、“蔑席”或“罩子”。“席子”这个词所包含的内容比普通话小多了。 手爪 字面上应是“人手和鸟兽的脚”,普通话里没有这个词,方言中只保存了两个语素中的“人手”这个部分,“爪”的含义去掉了。例如“我要是偷你的就烂手爪儿。” 面 普通话指“面条和面粉”,区内方言则仅指面条。 煤 普通话本来是指“古代植物在不通空气时在地下高温高压下所形成的黑色固体矿物”,如烟煤、无烟煤等。区内山区有些把上述物体连同木炭,称之为“炭”,而把家庭中烧饭或取暖时用熄火方式取得的剩余燃料用作引火备用的物体叫“煤”。3、词义转移这类词的词形与普通话相同,但词义已另有所指,如下表。香 油过 夜皮 子无 聊奶 奶听 听明 堂草鞋底鞋底板朝 笏芝麻油皮革、皮毛因清闲而烦闷祖 母耳朵接受声音(1)打晒粮食的场地;(2)院子鞋 底古代臣子朝见皇帝时用的记事条形板菜籽油吃晚饭(宿松)去籽棉花1;流、卑鄙(1)妻子;(2)已婚妇女(3)泛指女性(贵池)鼻子接受气味(太湖)天井(望江)(1)一种小鱼(2)一种长形烧饼方形烤饼(桐城)二、词义相同、词形有别 这一类别,就词义看与普通话完全相同,但词形却干差万别,有的是词形部分不同,有的是完全不同。 1、词义相同,词形部分不同。 一是词素相同,次序颠倒:公鸡——鸡公 司机——机司着急——急着 · 计算——算计不认识——认不识 不得了——得不了萤火虫——火萤虫 豆腐干一一干豆腐是词素部分相同,部分不 下雨一 手帕一 猫头鹰 跳蚤一 , 瞻炼一落雨 盛饭——兜饭手捏子 手腕——手颈子一猫头鸟 黄鼠狼——黄雀钥屹蚤、乌蚤 桑茬——桑苞、桑枣儿痴豆鼓、痴大鼓、痴猴子、癫皮tk‘ama]、额面姑二、词义相同、词形有别 这一类别,就词义看与普通话完全相同,但词形却干差万别,有的是词形部分不同,有的是完全不同。 1、词义相同,词形部分不同。 一是词素相同,次序颠倒:公鸡——鸡公 司机——机司着急——急着 · 计算——算计不认识——认不识 不得了——得不了萤火虫——火萤虫 豆腐干一一干豆腐二是词素部分相同,部分不同 下雨一落雨 手帕一手捏子 猫头鹰一猫头鸟 跳蚤一屹蚤、乌蚤 盛饭——兜饭 手腕——手颈子 黄鼠狼——黄雀翎 桑葚——桑苞、桑枣儿蟾蜍——癞豆鼓、癞大鼓、癞猴子、癞皮[khama]、癞癞姑三是附加成分的使用。附加成分即词缀,主要指前缀和后缀。在使用词缀方面,有的普通话使用,区内方言不使用;区内方言使用的,又是普通话不使用的,各地用与不用的情况也不尽相同。普通话使用,方言不使用:领子 衣领袖子 衫袖鸭子 鸭裙子 裙剪子 剪刀蚊子 蚊虫普通话不使用,方言使用:妹妹 妹子弟弟 老弟眼镜 眼镜子墙壁 壁子东西 东西子戏迷 戏迷子哑巴 哑巴子螃蟹 蟹子知了 知了子2、词义相同,词形完全不同 一是来源于古汉语。在安庆地区方言里,保存了相当一部分只见于典籍而不见于现代书面语或普通话词语,这些词语古人曾经使用,如今活跃在安庆方言区内人们的口语里。如:嬉 《广韵》“许其韵”。《博雅》“戏也”。《前汉文帝纪》“七八十岁翁嬉戏如小儿状”。“嬉”音“希”,义同“玩”。例如“我是来一的”,“上街一一”,“洋娃娃是买把小伢一的”。 昼 《说文》“日之出入与夜为界”。《集韵》“涉救切,音咒”,就是“白天”意思。区内方言“上午”叫“上一、上半一”,“下午”叫“下一、下半一”。 晏 《太平御览》卷三六四引刘敬叔《异苑》,(管宁)曰:“吾尝一朝科头,三晨晏起”。“县”,音“岸”,“晚、迟”的意思。例如“我有事,来一点”’“他比我一到五分钟”。 嘶 《中华大字典》“先齐切,音西,齐韵”,“声破也”。《汉书王莽传》“莽为人大声而嘶”。区内方言有“清一鬼叫”四字语,就是“大喊大叫”的意思。例如“他咽着,你莫一”,“疼得他直一”。 下 这个字常用的音是去声,上下的“下”义。古汉语中还有一个音,《中华大字典》注为“亥雅切,上声马韵”,应读“哈”(哈达的“哈”)。它的含义: 《说文解字》“底也”,位置在低处的意思。 《诗经》“后也”,时间、次第在后的意思。 《左襄二十二年传》“*也”,等级、质量较低的意思。 《论语》“末也”,也是地位在后、在次的意思。 《左襄二十二年传》“*也”,等级、质量较低的意思。 安庆地区方言“下”音“哈、上声”,就是常用来表示“差、吞、弱、次”的意思。例如“他是个一人,都欺他”,“冒牌子的都是一货”,“这个好些,那个一些”,“这场病把身体搞一着”,“他的评语比我还一些”。 杪 弥沼切,音藐。《通训定声》“高远之木枝曰杪”。古汉语中“杪”有“木细枝”和“末端”两个意思,前者如孙钡《西山超然亭》诗“孤亭坐林杪”,后者如孟浩然《夜登孔伯昭南楼》诗“再来植秋杪”等。《现代汉语词典》中有“树梢”和“年月的末尾”这样的含义,但没有用“杪”组成的词,区内方言却广泛运用“杪”的“末端、尖端”的含义造词,如“刀一子”,“针一子”,“笔一子”,“剪刀一子,树一子,香椿一子”。贵池还有个儿歌式的绕口令: 木头木头墩子,和尚是我孙子, 木头木头杪子,我是和尚老子。 妪 音遇,老妇的通称。《史记·高帝纪》“有一老妪夜哭”。《聊斋。赵城虎》“赵城妪,年七十余,止一子”。现代汉语普通话里也没有用“妪”组成的词,但区内东至县的尧渡镇却称呼祖母为“妪”。称呼是生活用语,亲属称谓更是常用语,虽然这个称谓流行的地域不广,但却深刻反映了古汉语在方言中的残留。 <目+氏> 《广雅释访》“常支切,音匙”,“视也”、“看”的意思。“我一见他上街”,“天黑一不见”,“这个人你要一准着”,“有人打门,一一是哪个”。 坼 《淮南子》“天旱地坼”,《杜诗》“吴楚东南坼”。“裂开”的意思。《现代汉语词典》有“坼裂”一词,注明是“书面语”,普通话口语是没有的。安庆地区无论城乡,口头都用这个古语词。山区把岩石的裂缝叫“岩一”,冬天皮肤冻裂叫“裂一”,至于大干地早,田地“裂一”或“开一”的说法,更是常用口语。 残留在方言中的古语词大量运用在日常生活中,例如家庭灶台中烧热水的铁罐,区内方言叫“汤罐”或“鼎罐”,这“汤”和“鼎”就是古代汉语中“热水”和“锅”的意思。鸡窝叫“鸡埘”,绳子叫“索”(如麻一、草一、底一)。这“埘”与“索”也是古语词,甚至与人民生活密切联系的理发员、店员、医生,区内各县大都称其为“待诏”,“朝奉”,“郎中”。“待诏”,“朝奉”,“郎中”都是古代的官名,宋代开始,民间则用来称呼有一技之长的手艺人。这些称呼一直保留到几百年后的今天,成为古代汉语的活化石。 二是语体风格的差异。由于文化素质的不同,学科专业的不同,口语与书面语的不同,形成了普通话与区内方言的差异。一些自然现象和生活现象,具有专业知识的人,能运用一定的科学术语,一般有文化水平的人,也能运用这些词语。但缺乏知识又不能解释这些自然现象和生理现象时,现象的外部特征就成了表达和命名的依据,这就出现了语言的文野之分,即书面语与口语的语体差异,后者就反映在方言词汇中。如区内不少人把“自行车”叫“钢丝车”,把“木偶戏”叫“扁担戏”,两者的差别就是语体风格不同。例如一些关于自然现象的词汇: 陨石——落火球 月蚀——天狗吃月 龙卷风一一龙吊水 山洪、泥石流——起蛟、脱蛟再看一些关于疾病的说法: 食道癌——隔食病 阑尾炎——绞肠痧 脂肪瘤——豆渣包 腮腺炎——蛤蟆气 蛔虫斑——冷饭迹 咽喉病——公鸭痨 雀斑——乌蚤尿 狐 臭——臭虫骚、夹骚气 甲状腺肿——泡颈、包颈、气鼓颈 梅尼尔氏症——黑头晕 三是事物本身对词形的影响。有些方言词,常常反映了人民对客观事物的不同感受,他们抓住事物的某些特征作命名的依据。这些特征,有的是形状,有的是声音与色彩,有的是物品的原料与制作方法,或特色、用途等等。在命名后经过约定俗成,为区内交流思想服务。如: 形状与比喻丝瓜一扁豆一荸荠一松鼠一蟑螂一流星一弯月一织女星-地耳一网瓜、塔瓜月亮莱土栗子貂老鼠、貂狸油虫、灶蚂蚁贼星蛾眉月梭子星鼻涕菇子竹篮——腰篮(形状像腰子)两齿钯——老虎爪子色彩与声音假面具——花脸壳子金针菜——黄花菜银杏——白果粘土——马肝土(颜色保马肝)阴丹士林——海衫蓝橘子——橘红杜鹃花——服脂红、映山红、新娘花蝉——炸了子蟋蟀——曲曲儿、嘁嘁子乌鸦——老哇布谷鸟——发棵鸟、割麦插禾鸟 布谷鸟的叫声是由呼唤“发棵发棵,割麦插禾”的拟声而命名的,还有一些用叫声命名的鸟,如“苦哇鸟”,“桂桂兰”,“四姑姑”,“赤脚滑”等。还有少数地方,把小牛叫作“小牟”,把凡是用金属制成的响器都叫“铃铃”,就完全是声音代替名称了。 四是因婉曲表达的需要。方言词语常常和当地的风俗民情密切相联系。由于各地的风俗习惯不同,说法也不一样,婉曲表达的词语,又往往带有一定的迷信色彩。民间普遍关注的“吉凶祸福”,特别在逢年过节,婚丧嫁娶办大事时,都祈求“大吉大利”,很忌讳说“破嘴话”,一些很平常的事物,都换上吉祥的说法,例如下列词语: 猪头——元宝、宝肥、福祀 猪耳——顺风 猪舌——口心、卷条 猪血——衁子、旺子 猪肝——页子 结婚——办喜事 盖房——造龙窝怀孕——有喜、带喜怀孕反映——害喜藕——通泰(通菜)马齿觅——平安菜 反之,一些看来不吉利,不如意的事。也不直说,而用含蓄、暗示的方式加以掩饰。例如下列说法:生病­-不好过、不调和、不自在中药-香茶流血-产妇流血叫“见红”鼻子流血叫“淌红红” 死亡一年纪大的人死亡叫“老了”、“过世了”;小孩死亡叫“丢掉了”,“不在了”,“糟掉了” 在一个环境里,人对人有爱憎之分,人们又以自己的传统观念作为评价好恶的标准来对别人加以褒贬,表现了鲜明的感情色彩。例如以下贬义词: 搅屎棍——胡搅蛮缠、挑拨是非、弄得大家不得安宁的人。 拖索猪一一不爱整洁、穿着马虎的人。 拖油瓶——再嫁女人带的前夫子女 二婚头、过夫娘、过夫嫂——再嫁女子 无常鬼—一瘦高个子 钉锤棒——瘦矮个子 嚼 蛆一一骂人胡说八道 这些贬义词多数是偏见和愚昧的产物。带着这种见识,有时在一个人身上、一件事上,也都带有这种感情作用。同一个人死了,爱他的人说他“登仙了”,恨他的说他“翘辫子了”。“睡觉”这个普通的事,用吉利的说法是“挖窖”(“窖”与“觉”同音,寓意是发财)、“没有升帐”(表示恭维)或叫“补罩子”;用咒骂人的说法就是“摊尸”、“挺尸”。自己的孩子,爱他的时候喊他“心肝”、“肉”,恨他的时候骂他是“小匣子”(小棺材)、“讨债鬼”、“促寿儿”等等,感情色彩是十分明显的。 区内多高山峻岭,人民生活与山区资源息息相关,因此,为具有山区特色的事物命名的词语也应运而生。如人民生活必需品,夏天乘凉要用“竹榻儿”、“竹椅”,冬天取暖要有

没啥说的,可能是中国有史以来最经典的一部影片。  1、中文名称:活着  英文名称:To Live  别名:Lifetimes  资源类型:DVDRip  发行时间:1994年  电影导演:张艺谋  电影演员:  巩俐  葛优  牛犇  刘天池  郭涛  张璐  地区:大陆  语言:普通话  获法国戛纳第47届国际电影节评委会大奖、最佳男主角奖、人道精神奖  第13届香港电影“金像奖”10大华语片之一  全美国影评人协会最佳外语片  洛杉矶影评人协会最佳外语片  美国电影“金球奖”最佳外语片提名  英国全国“奥斯卡奖”最佳外语片奖  内容简介  故事的主人公福贵是一个嗜赌如命的纨绔子弟,把家底儿全输光了,老爹也气死了,怀孕的妻子家珍带着女儿凤霞离家出走,一年之后又带着新生的儿子有庆回来了。福贵从此洗心革面,和同村的春生一起操起了皮影戏的营生,却被国民党军队拉了壮丁,后来又糊里糊涂的当了共产党的俘虏。他们约定,一定要活着回去。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平安回到家中,母亲却已去逝,女儿凤霞也因生病变哑了。  一家人继续过着清贫而又幸福的日子。在“大跃进”中当上区长的春生不慎开车撞死了有庆,一家人伤痛欲绝,家珍更是不能原谅春生,她说:“你记着,你欠我们家一条命。”文革时,春生遭到迫害,妻子自杀,一天半夜他来到福贵家,把毕生积蓄交给福贵,说他也不想活了。这时家珍走出来对春生说“外面凉,屋里坐吧。”春生临走时,家珍嘱咐他,“春生,你还欠我们家一条命哪,你可得好好活着!”  后来凤霞认识了忠厚老实的二喜,两人喜结良缘。然而不幸总是不肯放过福贵一家。不久凤霞生下一子,自己却因难产而死。凤霞的儿子取名叫馒头,聪明可爱。影片结尾,福贵对馒头说,“你是赶上好时候了,将来这日子就越来越好了。”  四十年,弹指一挥或是沧海桑田,无数黄面孔的、沉默的、坚韧的中国人就这么无声无息地继续活着。  幕后:  根据余华同名原著小说改编。  这是一个非常美的故事,很亲切,很真实,以贴近生活的小人物反映数十年来中国老百姓“好死不如赖活”的生活观,故事很亲切,很真实,就像发生在我们身边。一个小人物在巨变的历史中浮沉,完全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不幸和坎坷总是缠绕着他。然而他从没有放弃活下去的信念,从不怨天尤人,并且对生活和未来报着无限美好的希望。  电影的配乐非常好,二胡拉起的渺渺空间里,渺渺人生的种种无奈就流泄而出了。《活着》中到底有多少深深的忧患,那对着人生最原始的生存的无奈是永远纠缠不清的,除非,除非你早已无需为生存而恐惧,并且也对于他人的生存无动于衷。  由于影片对大陆的政治运动荒谬性作出嬉笑怒骂的批判,是罕见的黑色喜剧佳作,故在大陆遭禁映。因投资者为香港年代公司,所以在海外均有公映。  非常地感人,不信去网上查查评论吧。  2、影片名称:和你在一起  类 型:剧情  导 演:梦 继  主 演:刘 成–刘佩琦饰, 小 春–嘉央桑珠饰, 莉 莉–牛 莉饰, 阿 辉–程 前饰, 江老师–王志飞饰, 余世风–刘文治饰  编 剧:闫刚、宁振山、张哲、高昂  发 行:中国电影集团公司  上映日期:2004年  内容简介:    主人公刘成和女友桂兰辛苦劳作养活着身患重病的妹妹。一次刘成为了弄钱急救妹妹和混混麻三儿等盗窃救灾物资被捕入狱。妹妹死了,刘成被判劳教三年。  刑满出狱后的刘成在火车站拾到了一个弃婴和一只包袱,一个女人卧轨自杀。  回到家中;刘成报了案,送走婴儿却私自留了包袱,…  3、不错的国产爱情片。  中文片名:《阿司匹林》  出品/制片:梅婷  领衔主演:梅婷  主 演:潘石屹 宋宁 曹俊 李娟  友情客串:秦海璐、陶虹  编 剧:鄢泼、傅乙轩  导 演:鄢泼  摄 影:许斌  录 音:董旭  作 曲:刘思军  出 品:北京盛世风华影视文化有限公司  剧情:  文静(梅婷饰)是个娱乐记者,在采访了一位歌手的后,内心的波澜把自己再次带回往事回忆当中。  在文静看来,每一份爱情都有自己的符号系统。她的第一段爱情还没有开始,就莫名其妙的结束了,而这份爱情符号却是那张没有赴约的纸条。而第二个男友,符号是一种名叫 “高乐”的低档凉烟,她称他高乐。文静和他同甘共苦地抽了一年高乐烟后,高乐前女友 写了封遗书后自杀未遂,在前女友和文静之间,高乐决定选择前女友。后来文静进了杂志社,加入娱乐记者的大军,除了热爱电影,她开始发现这个行业很适合自己。不久,文静遇到了自己的第三个男朋友小白(宋宁饰),小白十分干净清秀,总是穿着白衬衫,他还有个特殊习惯――喜欢用有着消毒药水味道的药皂,为此他身上总隐隐约约带着一股药皂味儿,这股特殊的味道成了小白留在文静记忆中最深刻的符号。  在著名的诺查丹马斯预言中的世界末日的那天,文静和小白相约一起等待传说中的大毁灭。喝掉若干瓶啤酒后,有些醉意小白颓丧地告诉文静他觉得自己就像苍蝇一头撞在玻璃上――有光明,没前途。文静这才惊觉,小白内心的疼痛。世界没有灭亡,可爱情却不能永恒。文静决定让小白出国。小白走后,文静搬了家,换了电话和工作。文静始终没有告诉小白自己其实是多么爱他  在一次聚会的餐馆里,文静遇到年届中年,在一家美国投资公司做基金总监的李文卿(潘石屹饰),离婚后,李文卿在爱情中迷茫,那天文静给了李文卿一片可以镇痛的阿司匹林。接下来,在李文卿的强烈攻势下,两个人开始有了关于爱的交集,相互关爱的依恋,让文静开始渐渐找到爱的安逸。  直到那一刻,文静最终在成为美国中产的老婆和继续等待爱情之间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4、前一阵炒得很凶,片子也不错。  片名:天狗  制片人:肖锋 李虹  编剧:郑宏志  导演:戚健  摄影:李明  主演:富大龙 饰 李天狗  朱媛媛 饰 桃花  刘子枫 饰 村长  周力 饰 公安老王  类型:现实/悬疑  出品:上海电影集团公司  上海电影制片厂  剧情简介  凌晨,一场血案发生在山林——护林员李天狗开枪打死了孔家三兄弟。  李天狗是个战斗英雄,在战场上打残了一条腿,复员后被分配到偏远的国有林场当护林员。被他枪杀的孔家三兄弟则是当地名声显赫的权势人物,被称为“三条龙”。  公安老王进驻村庄调查案情。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李天狗是在身受重创生命垂危的情况下,用一杆老枪完成了精准的射击。而这起血案背后,更有一个惊心动魄、感天动地的故事……  5、国产战争片中我唯一欣赏的。  《太行山上》  电影《太行山上》以抗日战争为背景,讲述八路军总司令朱德率领刚刚改编完的八路军三个主力师东渡黄河,挺进抗日前线,建立太行山根据地的光辉历程。  电影主要描写了在抗日战争民族危亡的关键时刻,在党中央的领导下,朱德总司令率领八路军主力部队开赴抗日前线,与日寇浴血奋战的英雄业绩,集中表现了自1937年9月至1940年5月期间,从平型关大捷、阳明堡战役到击毙日酋阿部规秀中将的黄土岭战役等几次重大战役,正面歌颂了我党领导的武装力量是民族抗日的中流砥柱,反映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正确,表现了八路军与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成功的塑造了朱德等老一辈革命家的光辉形象。

和顺一门有百福 平安二字值千金 横批:万象更新 一年四季春常在 万紫千红永开花 横批:喜迎新春 春满人间百花吐艳 福临小院四季常安 横批:欢度春节 百世岁月当代好 千古江山今朝新 横批:万象更新 喜居宝地千年旺 福照家门万事兴 横批:喜迎新春 一帆风顺年年好 万事如意步步高 横批:吉星高照 百年天地回元气 一统山河际太平 横批:国泰民安 春雨丝丝润万物 红梅点点绣千山 横批:春意盎然 一干二净除旧习 五讲四美树新风 横批:辞旧迎春 五湖四海皆春色 万水千山尽得辉 横批:万象更新 一帆风顺吉星到 万事如意福临门 横批:财源广进 一年四季行好运 八方财宝进家门 横批:家和万事兴 绿竹别其三分景 红梅正报万家春 横批:春回大地 年年顺景则源广 岁岁平安福寿多 横批:吉星高照 一年好运随春到 四季彩云滚滚来 横批:万事如意 丹凤呈祥龙献瑞 红桃贺岁杏迎春 横批:福满人间 五更分两年年年称心 一夜连两岁岁岁如意 横批:恭贺新春 黄莺鸣翠柳 紫燕剪春风 横批:莺歌燕舞 春花含笑意 爆竹增欢声横批:喜气盈门 汗马绝尘安外振中标青史 锦羊开泰富民清政展新篇 横批:春满人间

本文《天狗和桂兰,天狗原著(天狗老婆)》为 互联网的一只it狗 原创文章,不代表 五星号 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45qun.com/13108

(0)
上一篇 2021年12月28日 22:01
下一篇 2021年12月28日 22:02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