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所书店,方所官网(上海方所书店开业了)

方所书店为什么叫方所

方这个词是根据南朝梁朝文学家萧统的《令旨解法身义》:“若为钻石,则为名;如果你是永久居民,你就会成为一方。”书店集书店、美学生活、咖啡、展示空间、时尚于一体。在芳芳的玻璃门上,贴着诗人也斯送的一份礼物:“我希望能回到更多诗歌被大声朗读的时代:‘与风合唱中隐藏的歌词需要再听一次。’2011年11月25日,由例外创始人毛创立的坊在广州太古汇商场爱马仕店旁开业,占地1800平方米。书店经营范围为人文、艺术、设计、建筑类图书——种,其中港台图书4万种,外文图书近万种,以及部分大陆出版物。

方所书店为什么叫方所

方所书店的规模

芳芳是一个优雅舒适的天堂。在这里,你可以捧一本小说,点一杯咖啡,坐在椅子上享受美好的午后氛围。“店铺开业后,市场反应超乎我的想象。”下午3点,在方咖啡区柔和的黄光下,方咖啡创始人之一的毛显得有些激动和疲惫。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国内知名服装设计品牌广州例外服饰公司董事长。一个月前,2011年11月的最后一个周末,在广州首次亮相的party看起来很难被归类和定义:在1800平米的空间里,集成了500平米的书店、400平米的展示和销售设计产品的美学馆、260平米的展览空间、250平米的服装馆和90平米的咖啡厅。它提供的产品包括书籍、服装、美学生活用品、植物、咖啡,而且都是个体户。如果我们只把方当成“书店”,那就真的不合时宜了。10月底,国内最大的民营连锁书店光合作用突然宣布倒闭。这只是实体书店行业崩溃的又一张多米诺骨牌。四年来,全国倒闭的民营书店多达数万家。“我们做的不是书店,而是一个文化平台,一种未来的生活方式。”策划总顾问、台湾省诚品书店创始人之一廖美丽反复强调。或许正因如此,总面积1800平米的芳芳,颇为奢华地坐落在广州最高端的购物中心——太古汇3354,与阿玛尼、LV、等比邻而居。方是否为包括光合作用在内的所有处境艰难的国内民营书店提供了一个可能的借鉴?2011年12月18日,正在筹划“自救”的光合作用表示将“通过多元化经营”提高企业盈利能力,摆脱当前困境。具体来说,在实体店,会放弃传统的图书、文具、精品百货,只保留利润更高的品类,设立延伸阅读消费(艺术、咖啡、茶点等。).此外,还为企业提供品牌推广服务;通过互联网,光合作用也将直接成为“数字阅读内容提供商”。然而,这是真正的“书店”吗?或许,方和光合作用将来能取得更好的利润。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作为一种“独立的商业模式”,实体书店不可避免地衰落了。书店正在消亡2011年,实体书店的“末日”真的来了。在中国民营书店集体陷入困境的时候,2011年7月,美国第二大连锁书店Borders Group也正式申请破产保护,关闭了旗下600多家书店中的约30%。早在2010年8月,拥有700多家门店的美国最大连锁书店Barnes & Noble就表达了“转让意向”。电子商务的兴起被视为实体书店噩梦的开始。以中国大陆为例。2008年后,通过电子商务渠道销售的图书年均增长率达到100%。目前,电商渠道在出版社整体市场中的份额已经从一开始的不到5%增长到35%以上。相比抢占市场份额,电商渠道的“低价策略”对实体书店的冲击更大。2011年5月,JD.COM商城推出了“所有儿童图书6折”的促销广告,而实体书店的图书进价往往在5折左右,而销售价至少在8折以上。当然,在中国大陆的实体书店中,新华书店是个例外。“新华书店有政府支持,多元经营,没有房租负担,还有教材经营支持。它的生存没有太大问题,但是民营书店真的很担心自己的生存。”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民营书业发展研究中心人士说。前光合作用品牌部负责人杨这样评价实体书店的没落:“最根本的原因是市场在不断变化,而实体书店的商业模式却一直停滞不前。

但事实上,在关闭之前,光合作用就已经在努力改变,它曾被视为mainland China“多业态一体化书店管理”的典范。3354店除了卖书,还有专门的咖啡区和创意产品区。其销售沃尔玛仓储商品的板块一度被分离出来作为优势资源。但从2008年开始,运营成本,尤其是店面租金、人工等成本的涨幅高达50%,最终压垮了光合作用。当然,2004年以后,光合作用的门店从10多家迅速扩张到最多31家,也给自身带来了巨大的资金压力。在杨看来,光合作用之前的“多业态融合模式”之所以失败,关键原因是缺乏真正跨界能力的人才和专业运营体系。它与光合作用相比的样本是台湾省诚品书店。从2000年开始,正是诚品率先成功打造了“书店与百货”的复合商业模式——3354,通过文化品牌效应吸引商铺入驻,经营高利润的文艺演出、创意商品销售、服装餐饮等行业。在诚品,图书的利润贡献率从100%逐渐下降到今天的30%。中国图书流通协会非公书业工作委员会主任任志宏也表示,参照诚品书店模式,未来实体书店一定只是一个“载体”,“图书销售额占总营业额的20%以下”才是合理的。作为芳芳的创始人之一,芳芳跨界管理的毛,并不是第一次以“跨界的方式”探索渠道的创新。早在2007年,他就在云南昆明开了一家名为“双面例外”的店。在店面中,毛融入了大面积的图书空间,展示和销售以艺术和美学为主的书籍。之后,“双面例外”陆续登陆武汉、厦门等城市。2008年,第一家“卓越生态商店”在搜狗开业。除了书籍,该店还推出了G.O.D等家居品牌和以环保和自然主义为特色的美学日用品。据悉,“双面例外”所在的武汉新世界百货、昆明新西南百货、厦门SM商业城都是“例外”的A级配送点。武汉和昆明在内陆市场占据领先地位。这一次,台湾省步行文化实验室的创始人廖美丽与毛联手打造了这个广场。她参与了诚品书店的创建,被普遍认为有很强的“诚品书店血统”。该公司运营总监谭和图书顾问都有超过10年的诚品店铺运营经验。毛认为,芳芳的模式看似诚品,实际上有显著区别:“廖美丽说,在诚品里,她不敢放更多的艺术性。”以诚品信宜旗舰店为例。它的藏书总数超过39万册,分为58个不同的图书馆区域。与此相比,方的图书品类和店面风格更侧重于艺术和审美。北京时尚廊书店总经理徐志强对两者的评价是:“诚品因面积大而失去精致,方因面积小而放弃。”毛说,第一次去诚品,他背了21箱书,是个不折不扣的爱书人。在他看来,“拥有一本书就是此时此地的一种体验”,而方的作用就是营造一种氛围,让书可以“更好地与人相遇”。但是,对诗歌的追求并不意味着党脱离了理性的框架。“我们至少有两块,书和服装,都是基于非常理性的规则。咖啡,美学生活,甚至展览,背后都有坚实的理念。只有基于扎实经验的赛道,才能更好地融合理性和感性。”比如方的“美学生活”产品,基于这一理念,经过层层严格筛选:从全球1000多个设计品牌中筛选出130多种,再筛选出80多种,最后推出50多种,其中20多种为国内首次推出。挑选标准相当严格:手工制作,自然主义风格,强调环保理念,经久耐用,更重要的是“一流”。用廖美丽的话来说:“这些货不管拿到哪里都是上品

有日本工业设计师刘设计的铁壶,有意大利品牌用天然无氯无酸再生纸手工制作的笔记本,甚至彩色铅笔也被誉为“笔中奢侈品”。在毛看来,跨界所需要的,远不止是简单的把空间拼起来,把各种产品陈列在货架上。“我会给那些走审美生活路线的店员上展示课。”创立Exception 15年以来,对服装、审美生活、展览都有自己的看法和坚持。“展出的人需要了解与人相关的一切,比如心理学、伦理学、行为学和社会学,因为我们的业务需要触动客户的心灵。”据媒体报道,仅开业两天,方的营业额就达到了30万元。但是,“那是所有商品的营业额,不仅仅是书”。至于图书、服装、审美生活用品等的比重。当事人对此保密。小众路线虽然书不是唯一,甚至可能不是主角,但公司运营总监谭百珍还是要求自己在图书行业足够专业。对于方来说,能否成为像诚品书店一样的“文创平台”是关键的一步。“很多人说实体书店不行。但是如果你做的很完美,你的创造力会比你想象的更大。任何计算工具和商业模式都很难定义以心换心的力量。我们希望在一些已经定案的情况下改写所谓的诅咒。”谭曾是诚品在台北的第四至第九家门店的经理。离开诚品后,她先后在法国图书零售巨头Fayake和新加坡大众书店担任管理职务。“我做过的书店都没亏过。诚品在台北天目中山店第一个月就开始盈利了。”想要赔钱,谭百珍认为首先是“一个商业模式进入当地,必须充分了解当地的市场特点和人们的消费心理”。在她的经历中,法亚克在台湾省经营两年后就退出了,因为她“拘泥于欧洲的经验,忘了了解台湾省”。而方方则从一开始就做好了与广州读者深度互动的准备。“广东人以吃出名,他们爱吃。所以我们有专门的食谱书柜,坚持引进世界顶尖的食谱。”图书顾问罗美玲说:“除了关于食材和烹饪方法的书籍,我们甚至还帮助他们选择关于食物装饰的书籍。我发现了两种非常有创意的书,仅仅是为了菜肴。不要小看读者,他们很厉害。”据她介绍,在方的开幕当天,就有读者一扫而空某个细分主题的书籍。罗美玲的选书合伙人、曾任广州学而优则仕书店副总经理、当当网图书部高级总监的姜磊在微博上写道:“走了,才两天,我们在构建产品体系时打造的一些精彩书籍已经卖出去了。”而这些“奇书”就是一般书店避而远之的绝版书。甚至网上书店也不允许长尾达到——那么长。许多小批量印刷的书经常脱销。但这类书中最好的书,往往是当事人“必须保留”的书。以文献柜台为例,一本1999年首次出版、仅印刷几千本的台湾省版《大陆先锋诗集》《在刀锋上完成的句法转换》,赫然摆放在书店重点推荐区。对于方方来说,小众主义已经是非常明确的选书策略,目的就是“避开那些受网上书店影响最大的种类”。目前,在方的图书结构中,艺术设计类占大多数,对外出版的图书数量高达40%。“评选很细,只选经典的书,好的畅销书。禁忌是选择‘生命周期短、同质化强的泡泡书’”。我们试图提供的,更接近于一种与读者紧密互动的专业“私人阅读顾问”功能。罗美玲将书架比作“一条流动的河流”,强调“对读者需求变化做出快速反应的能力”。为此,我们的采购助理来自CUHK、广外等知名大学的中文系和外语系,其中很多是研究生。

他们的职位叫“书店编辑”,而不是在传统实体书店采购陈列。“我很难想象会采购的人不知道书店陈列的美好,或者说陈列的人不知道采购的道理,不明白出版社为什么要出版一本书。甚至谁是译者,谁是主编,都是判断一本书好坏的指标。”在罗美玲看来,书店编辑的职责就是选择一本好书,并仔细考虑“一本好书,放在哪里才是合适的地方,让你最容易遇到知音”。“现在这个时候开实体书店,不是拼书。最重要的是为读者着想,同时有自己的见解去开发更多可能被冷落的好书,介绍给读者。”尽管方的书单广受好评,却是“不满意”,“不够深刻,不够偏颇,有点没意思”。

方所和其他传统书店对比,有何独特之处

2011年11月25日,由例外创始人毛创立的坊在太古汇商场爱马仕店旁开业。方方占地1800平方米,集书店、美学生活、咖啡、展示空间、时尚等混合经营于一体。在芳芳的玻璃门上,贴着诗人也斯送的一份礼物:“我希望能回到更多诗歌被大声朗读的时代:‘与风合唱中隐藏的歌词需要再听一次。’这句话概括了书店的经营范围:主要经营人文类、艺术类、设计类、建筑类图书,包括港台书刊4万种,外文图书近万种,部分大陆出版物。店里有专门的书架,比如“当事人推荐”、“媒体推荐”、“网络意见领袖推荐”。

方所和其他传统书店对比,有何独特之处

成都方所书店提供快递业务吗?

成都芳芳书店提供快递服务。如果在店内购买书籍或其他物品,不方便带走,可以请工作人员为您办理送货业务,运费自行支付。

本文《方所书店,方所官网(上海方所书店开业了)》为 创业达人 原创文章,不代表 五星号 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45qun.com/536323

(0)
上一篇 2022年9月22日 11:29
下一篇 2022年9月22日 11:32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